早在兩千多年前,中醫典籍《黃帝內經》中就出現過腫瘤疾病的記載,1600多年前的西方文獻中也有關于腫瘤疾病的治療方法,可見,腫瘤疾病已和人類相伴了數千年,直到今天,腫瘤依舊是摧毀現代人類健康的第一殺手,隨著科技的進步,腫瘤的治療方法和手段也在不斷更新,但是,盡管運用了當今世界上最先進的治療方法,如靶向藥物和質子治療,但仍有大部分腫瘤患者依然會復發和轉移,這不得不讓人深思:難道年年更新的腫瘤治療指南不能真正治療腫瘤疾病嗎,得了腫瘤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嗎?

良好的情緒是身體健康的核心要素

醫學上對于腫瘤的解釋是:機體在各種致病因素下,細胞異常增殖而形成的局部腫塊,良性腫瘤容易治療,惡性腫瘤俗稱癌癥,威脅生命,以肺癌為例,如果是早期,45%的患者生存期可達5年,如果是晚期,平均生存期為12-18個月,因此,普遍認為得了癌癥幾乎也可以說就是意味著死亡。今天采訪的左占杰醫生在診治中遇到了發生轉移的癌癥患者,經過精心的治療和患者的積極配合,竟然完全康復了,這雖然是個案,但對于一名腫瘤醫生來說,顛覆了以往對腫瘤疾病的認識,極大的激發他探索腫瘤疾病的探索和學習。他通過查閱資料,發現了更多類似的案例。一項美國醫學統計發現,159名醫院宣布活不到1年的癌癥患者,經過有針對性心理治療后,最短的患者活了20個月,有1/4的患者部分或全部恢復了康復。英國皇家醫院曾經通過4750名癌癥患者進行了藥物和心理治療結合,其中20%的患者獲得康復和基本康復,其余的患者也都較大程度延長了生命。經過對這種典型病例的隨訪和觀察,得出了良好的情緒和對癌癥疾病科學、理性的認知,在治療、康復過程中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甚至在有些腫瘤的疾病康復過程中優于常規的腫瘤治療方法。

經左占杰醫生介紹,記者見到患者于莉(化名),她化著精致的妝容,穿著得體,姿態賢雅,完全看不出曾是一名癌癥患者。她告訴記者,十年前的一次體檢,她得知自己患上了乳腺癌,當時心頭被一片黑暗籠罩,很快進行了乳腺癌手術,本以為摘除后不會再有問題,不幸的是,一年后又發現右肺腫瘤,“我這個人很看得開,要來的終歸會來,既然命運如此安排,我又何必大驚小怪。”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病理確認為轉移型肺癌,需進行肺葉切除手術,由于患者是第二次癌癥手術,我比較關注她的心理狀態,沒想到于莉比較樂觀,當時她的情緒也鼓舞了我,手術結束后,我暗自為她祈禱,希望病魔遠離這個豁達開朗的人。”左占杰雙手合在胸前真誠的笑著,在術后隨訪過程中,左占杰知道,于莉辭去了工作,每天專心于自己的業余愛好——唱歌。

“我合理地調整了作息時間,每天像一個沒事兒人似的,不再去想我是一個癌癥患者,輕松的面對生活,希望能夠安然的享受余生,沒想到,一年后,又發現肝轉移。”于莉溫婉的笑著,好像在講著別人的故事。

左占杰醫生還利用業余時間建了多個醫生專家和患者群,他每天都會在群里發送一些醫療相關前沿信息和有利患者康復的信息,他說:“其實,于莉的病例對我啟發非常大,一般的癌癥轉移患者,在知道自己轉移后,大多數是會是陷入焦慮和恐懼,越是這樣的情緒,生存期越短,而于莉經過多發轉移依然康復,這超過了正常預期,這也使我漸漸認識到,患者情緒對于腫瘤的康復和治療起的作用不可小噓。”

于是,左占杰醫生在行醫過程中,開始有意識的給患者以心理疏導,讓他們從思想觀念上放下對腫瘤疾病的恐懼,在身心放松的狀態下與腫瘤和平共處,樹立戰勝腫瘤疾病的信心,和正常人一樣的參與生活和社會活動。

如今,于莉的全身petCT檢查結果顯示為正常,完全是一個健康的機體,從得乳腺癌到現在,已過去了十年,于莉也從一個癌癥轉移患者恢復成為一個健康的正常人。

和于莉有著相似情形的李化成(化名)在某機關事務管理局工作,五年前,體檢發現肺癌,術后一年,開始出現頭痛、復視等現像,經檢查后確認出現肺癌腦轉移,且是多發性腦轉移。實施腦部放療和腦轉移瘤的切除手術并配合靶向和中藥治療,現在,他的生存期已經超過了五年。左占杰醫生說,普遍認為,這種患者的生存期一般不超過兩年,能達到5年已實屬罕見。

在電話采訪中,李化成爽朗的笑聲傳來:“我呀,就是不把腫瘤當回事,該工作工作,該生活生活,左大夫告訴我要合理安排作息時間,別再像以前那么拼命了,別再熬夜,飲食也清淡些,現在,我將一切俗事都看開了,名和利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調整心態輕松生活,我呀,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是一名癌癥患者了。左大夫是一個傳播快樂的人,也希望更多的腫瘤患者能正確認識癌癥,輕松快樂的生活。”

雖然于莉和李化成的案例是極少數,但它促使左占杰開始思考腫瘤的治療模式,他發現,凡是這類病患都有共同的特點:始終抱有希望和信心,樂觀積極,能夠從疾病的陰影中擺脫出來,投入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這改變了左占杰慣有的從西醫角度來治療腫瘤的思維,開始嘗試探索中醫、心理、人文等傳統思想與現代醫療相融合的治療模式。

功能失衡導致疾病狀態

據了解,中國符合世界衛生組織關于“健康”定義的人群只占總人口數的15%,15%的人群處于疾病狀態,剩下的70%的人群處于沒有器官、組織、功能上的病癥和缺陷,但是自我感覺不適,可伴有頭暈、頭痛、失眠、健忘、低熱、肌肉關節疼痛和多種神經精神癥狀,基本特征為休息不能緩解,理化檢查沒有器質性病變。

左占杰說:“這從功能醫學的角度能夠很好的解答這個問題。這是人體的功能失衡到疾病狀態轉換的一個過程。”

據他介紹,功能醫學是一門完整并具有科學基礎的臨床醫學,也是一門保健醫學,其目標是在生病前,維護好人體器官系統的功能,并保持旺盛的身心狀態。功能醫學認為健康的身體是功能的平衡和完整,疾病則是功能的降低和失衡。功能醫學強調從遺傳、環境、心理和生活方式的關系著手,研究人體最終導致病理變化的原因,從而給予有效的干預方案。據了解,功能醫學在國內是一種新型的醫學理念,而在西方國家已非常普及,美國擁有全球首個功能醫學中心高端醫療機構。功能醫學中心側重于用整體治療的手段來解決疾病的根本問題。與傳統的臨床治療相比,功能醫學更關心病人的飲食、營養、睡眠、運動、壓力、人際關系、遺傳等等,希望用更自然的療法促進健康。

“腫瘤屬于慢性疾病,而任何慢性病在發生之前,都有體內功能慢性下降的過程,這個慢慢下降的過程,最終導致的是終端疾病的發生”左占杰這名西醫對于腫瘤的治療開始不再迷信于單純的切除手術。他認為,人體好比是功能之樹,這棵樹有樹根、樹干和樹枝,樹根就是引發疾病的原因。現代人經常熬夜導致睡眠不足,飲食不科學導致膳食結構失衡,外界環境的影響等各種不良因素都會造成毒素的沉積,這些不良因素和人體的基因發生作用以后,就會引起功能變化,人體功能長期改變,最后導致疾病,根據這個的原理明確治療腫瘤一定要從根入手,在功能變化的時候就把它調理好,而功能醫學恰是從病因預防,病因入手。如下圖:

 

左占杰醫生說,在他學習治療腫瘤疾病的十多年中,思想觀念發生眾多顛覆性的變化,由最初的根治性切除、術后的規范放、化療,再到慢慢接受和認可中醫、中藥,延伸到現在的營養、心理、心靈層面的全面關注。尤其現在接觸到的發生癌癥轉移患者,經過全面的診治和幫助,成為健康的人。一位醫科院腫瘤醫院的腫瘤專家曾經說過,教師和醫生患了癌癥的患者,在病情類似的情況下,生存期一般會差于普通老百姓,實際上這里面蘊含著深刻的道理。應該是給癌癥這個疾病的概念重新認識和定義的時候了,人的觀念是受認知和環境的影響的,癌癥是不治之癥已經深入人心。而真實的“癌癥”,只是身體區別于正常組織的變異,是正常細胞為了適應機體外界環境的一種迫不得已的改變,一切源于我們人類機體的透支,長期處于情緒、壓力的精神失衡,外在環境、有害化學物質長期的侵蝕,所有腫瘤無一例外由我們人體正常細胞分化而來,細胞對機體的適應卻被我們的現代醫學定義為癌癥。現實人民對癌癥的認知為不治之癥,給本來處于巨大壓力、快節奏生活狀態下人們,又在頭上懸起了一把利劍,讓癌癥患者長期處于驚恐和無助,進一步加速了患者疾病進展和生命的縮短。隨著醫學的發展和對癌癥疾病認識的深入,將會發現會有越來越多癌癥患者和被醫學定義為癌癥轉移患者成為健康的人。有些腫瘤實際上只是重金屬在機體器官的沉積,轉移的患者是重金屬在多個器官的沉積,通過我們現行高科技影像技術被我們發現,我們該做的不應是切除發現的處于不良的器官,而是從源頭控制重金屬的攝入和污染,從而改變我們的健康。當然對于腫瘤發生、發展有非常復雜的機制和機理,我想表達的是我們應該不要只關注腫瘤這個病變本身,而是更加關注形成腫瘤的過程,從源頭防治腫瘤疾病的發生,我們更應該改變對腫瘤的疾病對抗狀態,它是我們機體的一部分,是我們的正常細胞遭遇了不良的生存環境的一種適應的表現,我們應該懷著感恩的心態面對疾病和身體的癥狀,挖掘出真正導致機體損害的原因,和損傷的細胞一起進行改變。隨著我們機體的整體改變,改善代謝異常的細胞,這也是我們機體恢復健康的過程。在程書鈞院士主編的《癌前病變和癌前疾病》緒論中寫到:研究發現,相同病理類型的腫瘤在不同個體之間,其基因突變譜有很大差異。從單個基因突變到幾個基因異常改變的簡單疊加,都難以解釋人類腫瘤的發生、發展及其復雜的臨床表現。分析近年來大規模的人類腫瘤基因研究資料,提示腫瘤的發生、發展可能不是相關基因異常改變的疊加作用的結果,而是細胞生長、分化等通路基因群網絡系統功能異常,驅動正常細胞向癌細胞發展。可以認為腫瘤是一種細胞增殖及分化異常的分子網絡病。患同一類型腫瘤的不同個體之間,基因突變譜差異很大,這是造成相同病理類型的腫瘤具有不同臨床表型的生物學基礎,也是同種腫瘤不同個體之間對相同治療反應不一樣重要原因之一。在同一個體的原發與轉移腫瘤之間,甚至同一個體同一腫瘤內不同細胞之間,基因突變差異亦相當大。而同一腫瘤不同部位的組織還可以呈現出現預后良好和不好的基因表達特征。癌變是一個多階段的發展過程,從正常細胞到癌之間有一個癌前病變階段。從癌前病變發展成癌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癌變過程的長短不僅取決于癌變部位、致癌因素的強弱,而且與個體易感性及免疫功能相關。癌前病變的另一個特點是有一定的可逆性,如宮頸原位癌的檢出率要明顯高于侵襲性癌,許多癌前病變是會消退的。最近的相關研究表明,宿主因素對腫瘤發生、發展有重要影響,這和宿主的免疫系統參與有密切關系,研究癌前病變發生、發展過程中宿主因素的改變,對腫瘤早期防控具有重要意義。大量的臨床研究及基礎研究恰恰證實了我們對疾病認識的角度是正確的,情緒是通過中樞-內分泌-免疫系統相互作用在形成腫瘤和治愈腫瘤發揮著巨大的作用。無論是患者術后復發還是完全恢復正常健康狀態,透過這些病例,他都更愿意去探索功能醫學層面的東西,“我的聲音可能很微弱,但是希望能給患者提供預防和治療所需要的幫助。”

會診模式能為患者提供有效服務

左占杰與北京大學醫學部主任詹啟敏院士相識已久,在詹院士的交往中,深受其學術思想的影響。提及腫瘤診療現狀,北大醫學部詹啟敏院士說:現有的臨床診療主要對應腫瘤形成的最后階段,無論是手術、放化療、生物治療,還是中醫中藥等,都會因實施太晚而顯得被動,臨床療效自然難以令人滿意,這也就突顯出腫瘤防控的重要性。

他認為癌癥發生的病因包括軀體性、心理性、社會文化性和自然環境等因素,發病機制相應的包括生理機制和心理社會機制,遺傳因素及個體的生理、心理素質在其中起著重要作用。良好的心態、平衡的飲食習慣是機體狀態保持平衡的關鍵,而提升機體免疫功能是一切腫瘤預防的根本。如果遇到生活打擊或者經常悶悶不樂,癌細胞就會迅速發生發展起來。可見,情緒直接調控機體的免疫功能,也直接決定腫瘤的發生、發展和轉移,因此,對于腫瘤,前期防控甚至比后期治療更重要。

左占杰認為,腫瘤的預防和治療關鍵是患者的思想觀念和心態,而現在的患者對腫瘤的認知大多來自于醫生和曾經的腫瘤患者,但是由于個體的不同,反映出來的病癥也不盡相同,不是所有的患者都適用于同一種理念,但是,對于腫瘤患者來講,他希望更多的獲知自身此類疾病的信息,于是就會出現一位患者往返于多家醫院的現象,不僅浪費了時間,也會讓患者陷入一種難以抉擇的境地,不知道該聽哪家醫院,哪個專家的好。

那么,怎樣能讓腫瘤患者更客觀更全面的獲知有關腫瘤預防和治療信息,解除其內心的恐懼,正確認識腫瘤,何理治療,并使其不再以一病患之軀奔走于各大醫院,是左占杰一直專心努力探索的事。

2014年,左占杰在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樊代明院士和北大醫學部主任詹啟敏院士的支持和鼓勵下,成立健康評估與疾病干預學會,涵蓋了國內外各大知名腫瘤醫院,匯聚國內外一千多名腫瘤專家和學者,建立了強大的腫瘤專家智庫,將專家會診的模式移植到咨詢平臺,從遺傳、環境、心理,生理和生活方式等方面著手,研究人體由功能下降到病理改變的發病過程,在健康管理和慢病治療方面提供全面解決方案,專注腫瘤預防、早期篩查、診療策略制定的全程管理,減少患者疲于在各個醫院之間的奔波,提高就醫效率。

左占杰醫生希望通過學會的努力,能為患者提供一個全程服務平臺,同時集合專家優勢,整合中醫、西醫、心理、人文等傳統思想與現代醫學相結合的治療理念,為患者制定具有科學性、個性化、人性化診療策略,讓國、內外眾多腫瘤專家成為身邊的保健醫生,讓腫瘤疾病患者在就診時不至于茫然和恐懼,讓患者及家屬有依托感,能隨時找到可提供幫助的人,得到專業的指導,成為腫瘤患者身邊可以信賴、權威的腫瘤咨詢智庫,也更希望在國家層面上有這樣的機構,避免患者有病亂投醫,了解信息只能百度。引起信息不對稱,造成患者選擇了不恰當的治療方式。 

左占杰:武警北京總隊醫院胸部腫瘤微創治療中心副主任, 北京徳醫健康管理促進中心主任,畢業于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后勤學院臨床以學系,后就讀北京大學醫學部預防醫學系,碩士研究生學歷,先后再醫科院腫瘤醫院胸外科、腔鏡科、北大醫院胸外科學習,師從醫科院腫瘤醫院胸外科高禹舜主任、腔鏡科張蕾主任,參加工作十四年,一直在臨床一線,共同參與完成國家級科研課題一項,參與“十二五”國家重點圖書出版規劃項目一項,北京中西醫慢病防治學會健康評估與疾病干預全國委員會秘書長、北京中西醫慢病防治學會青年委員會副主委、中國醫療保健國際交流促進會胸外科分會副秘書長、北京醫師協會胸外科分會組織委員,北京醫學會介入醫學分會青年委員,對于胸部腫瘤的微創治療和全程管理有豐富臨床經驗,并提出了腫瘤疾病預防、治療,康復為一體的治療理念,能夠較好的整合中醫、心理、人文等傳統思想與現代醫學相結合的治療理念,為患者制定科學個性化、人性化治療方案,倡導自然醫學與現代醫學有機結合,讓患者在放松和諧的狀態下接受治療,將治療對人體的副損傷降到最小,,將治療方案的有效性提升到最大。



在腫瘤之路上的探索——武警北京總隊醫院腫瘤微創中心副主任左占杰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北京赛车pk10群主